下载APP网站更新地图首页今日养生创业汽车科技星座猎奇野史搞笑娱乐视频

85后江苏首富:我的人生就3个字,生得好!| 一个人的出身到底有多重要?

来 源:未知时间:2018-01-11 编辑:admin

“我的父亲常讲,什么叫成功?成功就是‘品种加平台’:先天的品种加后天的平台。我总结自己的人生只有三个字:生得好。

12月18日,年仅31岁,拥有千亿身家,一向低调内敛的太平洋建设董事局主席严昊出席了在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并发表演讲,因为这三个字的大实话在网上火了。

网友们纷纷为其点赞:这是个会说实话的成功人士。

未来做的再好,也属于父辈的传承,如果在过程中有很多的不足,唯有自己反思自己、改变自己。传统的国学是先做人后做事,但是从自己那一代年轻人开始创新,都是先做事后做人。

因为和父辈相比,我们这一代有良好的经济和教育基础。所以,新一代人不缺乏做人基本的准则和常识,应该走上社会,行万里路把事情做成。

在中国,富二代是一个颇具争议的标签,严昊敢于毫不避讳得说出“生得好”三个字,一方面逾千亿的家族财富给了他十足的底气;另一方面,从25岁开始掌舵家族企业的历练使他在富二代群体中与众不同。

那邦哥就先带大家简单了解一下让他“生得好”的老爹吧。

狂人其父

他爹名叫严介和。

严介和,1960年生于江苏淮安,是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创始人,数次登上胡润富豪榜,在2017年出台的最新榜单中,严介和与严昊家族的财富为1150亿元,在中国排名第八。他还在国内首创BT模式,被誉为“中国BT模式鼻祖”。

跟那个年代的创业者一样,严介和的创业史也是历经波折。

他出生在江苏淮安一个教育世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淮安平桥中学的教书匠。1986年,因第二个孩子严昊超生,严介和不但被罚款1.8万元,而且失去了工作。

斯时,国有淮安水泥制品厂正招聘厂长,严介和赶去竞聘,竟考得总分第一。此后近十年间,严介和先后执掌过淮安水泥制品厂、双沟酒厂、淮安引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七家企业,均扭亏为盈。

1995年,严介和下海创业,创建了太平洋建设集团,他接手的第一个工程是宿迁市政府大道。从2002年起,严介和开始大举收购国企,据称当年被他收入囊中的企业达75家。2004年,严介和在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66位;2005年以125亿元身家跃居第二位。

严介和个性极其鲜明,大开大合,做风高调。在他出席的论坛会议等一些公共场合甚至他的微博上,常常语出狂言、无所顾忌、口无遮拦。所以外界给严介和最多的评价贴是“全球华人第一狂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为什么狂、张扬?因为我屁股干净,中国的建筑税定额征收,没法偷、没法漏,我想偷、漏也做不到。”

他甚至在微博上发帖《为什么我是“第一狂人”》称,自己对媒体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我骨子里从没有媒体公关的概念,所以从不花钱去删不好的帖子;我们媒体公关费用是零,删帖费用是零。”

他曾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在莫言获奖后严介和说,“他先走一步,这也是民族的骄傲啊!现在我的梦想是要问鼎诺贝尔经济学奖。”

这可不是盲目自信,要知道,他被内地媒体誉为思想深邃、理念新睿、语言精粹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经济学家。严介和是苏太华系创始人,《新论语》总撰稿人,太平洋商学院院长。

除了《新论语》,他还著有《管理境界》、《中国企业家的成长成熟成功》、《产业决定未来》等多部作品。喜欢写书应该是严介和对于教育的另一种回归。

去年1月,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在某论坛演讲中对万宝股权之争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明确表示不欢迎民营企业成为第一大股东,并称“结果是非常清楚的”。

严介和随即炮轰王石:排斥民营资本代表了傲慢与偏见。

在沉默4天后,王石通过微博公开致歉认错,称“言论实非所愿,之前孟浪,还望海涵。若说看不起民企或民营企业家,那是连自己也看不起了”。

严父教子

就这么一个商界狂人,培养孩子却很有一套。

严介和对严昊经营管理能力的培养从其进大学校门便开始:

大一的时候,在太平洋当办公室主任;

大二当总经理助理;

大三当常务副总经理;

大四当总经理;

大学毕业第一年进入集团其中一家公司“江苏太平洋”任董事长。这家公司原来年年亏钱,严昊去了一年就盈利8000万,2011年盈利接近10亿。

在儿子进入公司之前,严介和曾送给他一辆豪车,严昊却瞒着父亲将车卖掉,拿了100万去投资煤矿生意,但不到一年就泡汤了,“那时我对创业处于懵懂状态,很天真,觉得赚钱很容易。”

但对于这次尝试,严介和知情后并没有责骂儿子,而是鼓励——“切身的体会才能告诉你不要轻易相信商机,做事业并非看起来那么简单。而这一切收获,都是金钱买不来的”。

严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多次肯定了其父的教育方式,“多赏识,少谴责;用其长,容其短;刀子嘴,豆腐心。”他说,自己受益颇深,对管理企业、发展事业产生了深远影响。

为了让自己年轻的儿子顺利上位,严介和也是花了一番心思。他将交接安排在了儿子的婚礼上,名流云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纽约前市长朱利安尼、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菲尔普斯夫妇、澳大利亚前总理夫妇等官员、企业家均出席见证。

在人们都担心这个25岁的年轻人能否掌舵太平洋建设集团时,严介和却放声大笑:“我教育出来的儿子,能力是年龄的20倍!”

与锋芒毕露的父亲不同,严昊的个人性格极其低调谦卑。他也清楚地认知到自己的定位:“我与父亲的性格反差虽然巨大,但我们是一脉相承的,这绝不是基于‘打江山’、‘守江山’方式的不同,可能是表达方式的不同。但于我而言,永远不要定义自己的起点,一直保持在路上的态度,刚刚好。”

“生得好”真的重要吗?

最后回到严昊关于“生得好”这三个字的话题。

为什么这个“非鸡汤”式的言论广受好评?邦哥在想:在这个年代,贫穷的人,生命是你无法想象之轻。正是这句大实话,刺破了一些资产阶级温情脉脉的美丽泡沫,很多人只是选择不相信或者假装不相信而已。

是的,某某名人原来不是童年艰辛少年励志闯出来的,他爸是某个部门的一把手;某某富豪也不是传说中的白手起家, 在他最需要钱的时候,他得到了他二大爷1000万的遗产。你也许更喜欢这样“神转折”的故事:小明大学毕业留京,和女友租了一个地下室,日夜加班,省吃俭用3年后,再加上他爸给的400万,买了一套房。

记得初中语文老师讲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总会强调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王侯将相难道是天生的贵种吗?

很多人天真地以为努力可以改变一切。

可是当我们长大后,读了许许多多的书,看遍了帝国的兴衰起伏,看到了几百年前的人间疾苦,才发现原来答案是: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王侯将相就是天生的贵种。”

记得知乎上有一个很火的问题:

“努力就能上清华北大吗?”

有一个清华学子的高票回答例举了统计数据告诉我们:

“上清华北大的人是天生的。”

我同意这个看法。

为什么现下的励志图书励志电影和成功学如此火爆,恰恰是因为它在现实生活很少发生。

更好的出身就意味着能够享受到更好的资源,当穷人在花更多的时间去努力才追上他们一点点的距离时候,那些人已经走得更高更远了。

优秀人群中百分之九十家庭环境都不差,这家庭环境中包括了家庭的富裕程度,父母的受教育程度,以及家庭和谐程度。

寒门难再出贵子。一个“难”字意味着“虽然有但确实非常少”。

还记得今年高考成绩出来后,在被记者问到“是否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时候,2017北京高考文科第一名熊轩昂的一番大实话简直太扎心:

最后邦哥想说的是:我当然不是否定努力奋斗的价值,也绝不是要打击你向上看向前看的信心和决心。我只是希望大家能认清世界的真相,不要盲目听清一昧鸡血和鸡汤式的说教,努力不是非要为了换取成功,应该尝试把它看作一种想去体验一个更大的世界的欲望。

电影《那些年》里,柯景腾对沈佳宜说:“数学好有什么了不起,我敢跟你赌,十年后,我连log是什麼都不知道,照样活得很好。”

沈佳宜笑着说“嗯,我相信。但,人生本来就有很多事情是徒劳无功的啊。”

“生得好”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努力追求的过程也许比你所执念的那个结果更重要。

(提示:本文引用自未知,如不慎引用,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并致以歉意!)

本文阅读

今日养生创业汽车科技星座猎奇野史搞笑娱乐视频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