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网站更新地图首页今日养生创业汽车科技星座猎奇野史搞笑娱乐视频

《唐探2》背后的中国推理:突破小众、影视风口、创作者的好时候

来 源:互联网时间:2018-03-11 编辑:阿萍

“推理小说发展了100多年,为什么长盛不衰,就是因为其悬念性满足了人类的好奇心。这种题材稀缺性的同时也有创作门槛,只要写的故事好看,未来发展就会很好。”

 

作者|秦泉

 

来源|三声(tosansheng)

 

“推理这个小众文化终于熬出头了。”

 

从本格派推理文学的爱好者到相关从业者,《推理》杂志社编辑谷雨是这一文化在中国渐入大众层面的见证者。从东野圭吾在早期带动了这种文学的阅读潮流,再到《无证之罪》、《唐人街探案》、等大众影视作品带来了较高的商业价值。

 

截止今天,《唐人街探案2》的总票房已经超过了32亿。

 

逻辑辨识所带来的推理快感,正是受众所享受的思维乐趣。在《唐人街探案2》上映之后,社交媒体便掀起了对“排名第一侦探Q是谁”的讨论,这让相当一部分年轻观众获得了戏剧带来的意外性。

 

这样的内容具有一定的创作门槛和风格要求,在《唐探》系列中,有一位推理小说作者成为联合编剧。在更大范围内,紫金陈、指纹等推理小说作者,也在这两年步入影视化浪潮中,直接结果是推动原本作为小众而存在推理文化被更多中国人接受。

 

影视化的“倒逼”成为中国本土本格派推理逐渐繁荣的强大因素。或许可以这么说,推理正在成为喜剧、悬疑、犯罪、谍战等类型影视的重要包裹元素。这也让推理作家们有机会推开了一道新大门——紫金陈于2017年成立了原创剧本公司,“我在用推理手法创作非推理属性的剧本。”

 

“本格派推理有一批死忠粉”

 

《唐探2》背后的中国推理:突破小众、影视风口、创作者的好时候(www.ijiuai.com)

 

推理文本的起源类型为本格派,又叫古典派,强调利用科学的逻辑推理为手段来侦破案件,注重对诡计的设计,并需要严格恪守线索公平性原则。

 

作为一种文化舶来品,本格派推理文化在中国内地的逐步形成离不开三个平台:网络社区推理之门、《推理》杂志社和新星出版社旗下以推理小说为主的午夜文库图书系列。

 

一定程度上,这三大主要平台上聚集的推理创作者有着相似的成长脉——在学生时代受到欧美、日本推理小说的启蒙,在网络社区兴起时,有机会聚集到一起丰富出圈子文化,进一步在杂志和图书的创作和发行中将这种文化沉淀下来、传播出去。

 

“这本杂志的创刊是一个历史节点”。2006年,《推理》杂志社正式成立,在现任编辑部主任谷雨看来,那是本格推理文化在内地转向壮大之后的一个小高潮期,“本土推理的新生力量在那时不断涌现”。

 

一件事可以体现《推理》杂志在这个文化圈中的专业度。2014年,电影导演陈思诚为了筹拍第一部《唐人街探案》,辗转找到杂志社,希望有创作者帮助设计影片中所需要的“诡计”,其中一位编辑也因此成为影片的联合编剧。

 

本格推理之所能在中国内地逐步兴起,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流行起了很大促进作用。

 

实际上,东野圭吾自身的创作路径也经历了一次大众化的艰难过程。1995年,东野圭吾选择同传统推理文学决裂,创作了“反本格推理”的作品《名侦探的守则》,自此便走上了畅销书作家的行列。

 

《嫌疑人X的献身》成为东野圭吾的一次事业巅峰。这部作品在2005年居日本各大推理小说榜榜首位,也是经由这部作品后续在内地的出版,东野圭吾及其推理作品开始带动内地推理迷人数呈几何级的增长。

 

《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在此前的采访中,新经典外国文学部总编辑黎遥估计,2006年,中国推理小说的爱好者不到5000人,而仅仅东野圭吾图书的销量就让内地推理小说读者增加到了1000万。

 

依赖推理小众圈子文化的文学市场在后续发展中,遇见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进入大众层面。

 

2011年,新星出版社成为股份制公司,推理文学成为这家出版社切入市场的一个角度。“这是一批质量很高,迷恋本格派推理的死忠粉”,新星出版社编辑王萌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

 

正是这种小众文化特点,让午夜文库在相对低的市场竞争中积累了品牌,于此伴随的便是新星出版社的渐露头角。

 

在日本的本格推理界,存在东野圭吾和岛田庄司为代表的两种方向选择。1980年,岛田庄司创作《占星术杀人魔法》,在这部作品中加入惊悚、幻想等元素,岛田庄司由此被认为是开创了日本新本格推理小说的奠基人,并且一直坚持至今。

 

二者在商业价值开发上选择不同模式。过去30年间,东野圭吾出版了90余部作品,并被改成了50多部影视剧,而岛田庄司推理作品注重的诡计设计让其在影视开发中极具难度,其被影视化的作品屈指可数。

 

这样的分野也多少影响了中国同行。为了抵抗传统图书行业没落的影响,曾经属于“岛田庄司”方向的午夜文库和《推理》杂志,必须往“东野圭吾”方向靠近。

 

在《推理》杂志社成立的第二年,他们就推出了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推理世界》两个版本,B版仍是较为严格的本格派作品,A版则主张流行浪漫奇想化作品,后者即是为了用通俗作品打开大众市场。

 

“午夜文库既坚持做一些古典推理图书,也不断再尝试加入更加新鲜前沿的推理内容”,王萌向我们介绍了旗下签约作家陆烨华。在他看来,陆烨华作品《今夜宜有彩虹》最大的特点就是“诡计”的浪漫设计,“这种想法在国内是不多见的”。

 

“我从来没有混过推理圈”

 

《唐探2》背后的中国推理:突破小众、影视风口、创作者的好时候(www.ijiuai.com)

 

中国的不同属性创作者,处于不同的生存样态。

 

作家紫金陈就是其中一位代表。《无证之罪》是他创作的第一部社会派推理小说,而在之前,他一直为本格派创作。不同于本格派强调逻辑运算式的解谜,社会派更愿意将故事放置于社会背景中,描述对人性的剖析以及反映各种社会问题。

 

2017年在爱奇艺上线的网剧《无证之罪》,在播出之后便收获较高口碑,原作的社会性色彩在于,在严良抽丝剥茧般找到幕后凶手之后,他最终揭开的却是法医骆闻的家庭事故以及他的人性悲剧。

 

“类型小说也要与时俱进,我只追求故事的好看”,紫金陈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他更追求故事好看,这是从本格派推理向社会派转变的原因。

 

推理小说影视化成功的先例还有早前的网剧《暗黑者》系列,改编自周浩晖畅销小说《死亡通知单》,2014年在腾讯视频上线播出后深受好评,成为网剧行业开始兴起的一个典型案例。

 

好的推理作品要兼顾意外性和公平性。意外性是指反转设定要让人意想不到,而公平性则是给到受众的展示线索,不能太明显也不能过于隐藏,“《暗黑者》在这个层面上是很成功的”,谷雨评价道。

 

不同于《无证之罪》和《暗黑者》,目前市场上还有一类推理剧,它们的成功建立在小说原作者个人经历和教育背景,《心理罪》、《白夜追凶》和《法医秦明》都属于这类创作维度内的作品。

 

这类创作者们拥有其余推理小说作者相对难以企及的优势。例如,《心理罪》的原作者雷米是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的刑法学教师,精通犯罪心理学和刑侦学;《法医秦明》的原作者秦明此前在医药行业有工作经验;《白夜追凶》的原作者指纹有着多年的专业律师从业经验,故事中的部分人物源于真实生活的原型。

 

在完成自己的创作时,这部分作者可能并没有按照某种推理小说流派来进行,而是更多地参考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只是,这些作品中强烈的推理元素让受众愿意将其归于某种推理风格。

 

“我从来没有混过本格派推理圈,雷米、周浩晖、秦明等作者可能也是这样”,成长经历造就了明显的个人风格,紫金陈小说中对于社会议题的关注度明显要高,“出身于底层社会,很多问题我都感同身受,自然很关心社会问题”。

 

本格派推理作品在中国内地实现影视化的条件是否已经充分?面对这个问题,很多推理文化研究者的答案是肯定的。在他们看来,虽然本格派推理作品对阅读者要求更高,但是推理元素被运用到其它大品类文化产品中是可行的。

 

2015年,电影《唐人街探案》第一部上映,观众惊喜地发现在喜剧类型电影之下,这同样也是一部典型的推理电影。“它的内核是本格派推理”,推理作家杜撰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这属于推理小说中经典的“密室杀人案”设定。

 

在2018年春节档的《唐人街探案》第二部中,一部分批评者认为,它丢掉了前作中用逻辑严密推理引导剧情发展的设定,“秦风的破案过于神迹”。另一方面,这部作品又在社交媒体便掀起了对 “侦探Q”是谁的讨论,这种讨论的热烈程度在知乎上更甚。

 

比较典型的是知乎用户老妖怪的回答。他认为Q应该是宋义的妹妹宋倩,因为这是妹妹假借哥哥复仇的一个故事,另外IP地址和Q的发音都证明这个推论逻辑自洽。这条回答在知乎上得到了4000多个赞。

 

在王萌看来,“这是推理中一种暧昧的手法”,并没有一个决定性的证据证明谁是Q,“可能导演会在第三部中用到这个设定。”

 

市场依然残酷。2017年,根据推理小说改编的院线电影还包括《推理笔记》和《夏天19岁的肖像》,事实却是,这两部影片票房都为1000万左右,遭遇票房意义的惨败。

 

现在来总结失败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是,推理因素和电影类型契合度不高。例如,《推理笔记》中反派人物具有强烈的日系色彩,让这个发生在内地的故事显得十分违和,而在《夏天19岁的肖像》中,“诡计”竟然是男主将凶案现场看错了,观众自然更谈不上去享受“诡计”和逻辑推理之间的对抗乐趣。

 

“已经卖出去了五六部版权”

 

《唐探2》背后的中国推理:突破小众、影视风口、创作者的好时候(www.ijiuai.com)

 

推理文化在中国抓住的“风口”,是商业推动力极强的影视化内容。

 

《推理》杂志社很早就开始了作品商业化的尝试。2013年,杂志社同乐视网合作推出了名为《x girl》的网络剧,故事都来源于《推理》杂志上发表的原创故事,由《前任3》导演田羽生此前的圣堂工作室负责故事的影视改编。

 

也有推理和综艺节目合作的成功案例。芒果TV《明星大侦探》在进行第一季制作时,节目组找到了《推理》杂志社寻求合作,直到第三季双方依旧保持着深度合作。在这档明星推理综艺秀中,杂志社要做的就是增加节目的烧脑程度。

 

“我们要做的是梳理节目推理逻辑,在台本中加入推理元素”,谷雨表示。

 

午夜文库正在强调对图书影视版权的重视。在和影视公司对接时,王萌能够清晰地发现对方的需求点——故事性强、人物情感浓度高的推理小说更受欢迎。这也反过来促进一批创作者会去做本土色彩更浓的作品,“很多看欧美、日本推理作品的创作者,在影视化浪潮中都有个人创作的改变。”

 

“我们已经卖出影视改编权的推理小说有五六部”,王萌对我们说。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新星出版社在欧美和日本推理小说两条线之外,也增加了本土原创推理小说的比重。

 

策略调整来自于本土创作者的崛起。2015年,推理属性的影视作品没有像现今大批量出现时,新星出版社已经卖出了一部推理小说的版权,“当时也算尝到了市场的甜头”,而新作者的崛起,“当时三本作品市场反馈很不错”,也增强了出版社的信心。

 

2017年11月,紫金陈成立了一家只做原创剧本的宁波不多文化有限公司。目前已有两个原创剧本进入了实质阶段,分别为软科幻犯罪推理片和犯罪喜剧。

 

虽然“犯罪喜剧严格意义上不算推理片”,但是在紫金陈看来,此前的推理创作训练对他在其他类型上的创作帮助很大,“推理中的各种伏笔、线索和翻转,这些元素我都会用在这个戏的剧本创作中”。

 

紫金陈正在尝试用“推理”手法进行非推理戏的创作。他在小说中加入过多的推理情节会导致作品易读性不强,“推理篇幅越少的小说,小说本身可能更好”,这句话可能会被其他人所不接受,却是他在作品创作中的直观感受。

 

紫金陈告诉我们,目前他的一部推理小说的影视版权费用已经达到了大几百万量级,而属于微博大v的秦明则价格更高。

 

杜撰也认为,当下的影视创作没必要严格界定推理部分的属性,“把推理元素或技巧加入进去让作品更好看就可以了”。他也看准了推理的当下市场机会。2017年年底,杜撰辞职成为了一名职业编剧,“我对创作仍有相当大的热情”。目前,他正在进行一部24集网剧的剧本创作。

 

故事来源于其本人之前的一部短篇原创小说,这是一个学者破译各种灵异事件的故事。“表面上是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其实经过科学分析后发现都是人为的”,杜撰说。

 

紫金陈认为,推理文化的未来非常可期。一方面,推理要素被运用到的犯罪等类型影视剧中是市场永恒刚需;另外一方面,推理创作的高门槛使得人才稀缺,“不是所有编剧都能干这个活”。

(提示:本文引用自互联网,如不慎引用,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并致以歉意!)

本文阅读

今日养生创业汽车科技星座猎奇野史搞笑娱乐视频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