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网站更新地图首页今日养生创业汽车科技星座猎奇野史搞笑娱乐视频

荒唐的真相:武松曾向潘金莲求婚?

来 源:贴囧网时间:2016-12-12 编辑:贴囧哥

在西门庆死后,潘金莲被正室吴月娘赶出家门,发放到王婆处寄卖。王婆开价要一百两,可前来看货的一些老爷们只肯出六七十两,于是一直没有谈成。而此时武松恰巧遇上大赦,免去了鸳鸯楼杀人罪,就回到了清河县,依旧在县当差,还做都头。一切貌似回到从前,其实在平静的冰面之下,却暗流汹涌。

一天,在街上武松遇到了武大以前的邻居姚一郎,找到了武大前妻的女儿迎儿。武松重新回到武大家中,把十九岁的迎儿也接到家中,一处居住。这时,有人告诉他:“西门庆已死,你嫂子又出来了,如今还在王婆家,早晚嫁人。”武松一听,记在心头。作者感叹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在旁人看来,潘金莲虽然嫁给了西门庆,但此时西门庆已经死了,潘金莲又恢复了自由身。“你嫂子又出来了”,一句“嫂子”韵味无穷,一个“又”字让人浮想联翩。是否左邻右舍都知道潘金莲曾经喜欢武松,或者说,如果潘金莲跟了武松,大家也不会觉得奇怪,反而会感叹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可是,此时的武松,完全没有存一丝风花雪月的念头,他所想的,就是如何杀死自己的嫂子,杀死那个叫做潘金莲的女人。武松来到王婆家中,表示要娶潘金莲,话说的非常诚恳,连一向奸猾的王婆都信以为真:“我闻的人说,西门庆已是死了,我嫂子出来,在你老人家这里居住。敢烦妈妈对嫂子说,他若不嫁人便罢,若是嫁人,如是迎儿大了,娶得嫂子家去,看管迎儿,早晚招个女婿,一家一计过日子,庶不教人笑话。”

本来潘金莲看到武松来了,“连忙闪入里间去”。是潘金莲害怕武松吗?根本不是。在潘金莲的一生中,虽然有很多男人,可是能让她心动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给了她无数快乐的西门庆,一个是冷漠无情拒绝她的武松。看到武松,这位很久不见,却一直心中难忘的男人,潘金莲第一反应是躲起来。看看武松如何,在做打算。想必她心中也在猜想:我二叔来王婆家干什么?莫非是来赎买我做娘子吗?

武松的话,打动了潘金莲。西门庆死了,我嫂子出来了。一个“我”字,让潘金莲当何等喜悦。若是不嫁人便罢了,若是嫁人,想让潘金莲回家看管迎儿。武松不是西门庆,没有那些油腔滑调,说不来那些海誓山盟,可是能说出为了看管侄女,娶的嫂子回家,已经是天大的幸事。

迎儿都已经十九,还要看管什么。而最打动人心的还是那句“一家一计过日子”,在潘金莲的一生中,从来都不计较什么金钱名位,就算是她西门庆通奸,后来又嫁入西门家,也根本不是贪图西门庆的家产。潘金莲一生最渴望的,就是“一家一计过日子”,有个配的上自己的男人,永远疼自己爱自己的男人。

潘金莲在这样出师不利的情形下,终于鬼使神差的撞上了西门庆,让她的性感之美和勾引艺术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即便是烟花巷里的祖宗、风月场上的班头的西门庆,在潘金莲的万种风情面前,也不禁心荡神迷,不能自持。他不顾潘金莲的那个打虎英雄小叔子的利害,猛追潘金莲以求春风一度。而潘金莲也难受闺房的长期孤独寂寞,于是,一番云雨,百般恩爱,这一对被人们称之为史上最放荡最无耻的男女,从此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潘金莲大喜,就等不得王婆叫他,自己跑出来了出来,她说:“既是叔叔还要奴家去看管迎儿,招女婿成家,可知好哩。”三十二岁的女人了,还是这么单纯,完全忘记了当初武松是如何厌恶自己,忘记了自己手上曾经染满武大的鲜血。此时的潘金莲满眼都是这位打虎英雄,这位有千百斤力气的男人。

自己心爱的男人答应娶自己了!这时候难道还要讲究什么礼仪,讲究什么矜持?当武松送给王婆一百两,又另外给王婆五两,就催促王婆和潘金莲快点过门。王婆心花怒放,完全没看武松此时阴沉着脸色,还取消武松:“你今日帽儿光光,晚夕做个新郎”。

在回禀吴月娘的时候又说:“兔儿沿山跑,还来归旧窝。嫁了他家小叔,还吃旧锅里粥去了。”看语气,王婆是不相信武松是清白的,若非当时有染,此时怎么肯娶潘金莲。而潘金莲几经辗转,竟然回到旧时窝中,也让王婆很是感慨呢。王婆的言语当中,没有一丝对潘金莲的谴责,反倒是有几分庆幸了。

就这样,潘金莲为了向打虎英雄武松示爱,以向武松敬酒为名,表露她的仰慕之情。潘金莲身着暴露的内衣,施展她优美的身材,风情的魅力,希望以此吸引武二郎的垂青,“那妇人一径将酥胸微露,云鬟半挽,脸上堆下笑。”潘金莲为什么如此,无非认为这种暴露的内衣可以展现她女性身体曲线和凝聚在她身体上的性感之美。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在梁山好汉武松的面前,潘金莲万种风情的勾引艺术失去了艳光四射的魅力。

一次说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的相遇,使她的人生的目标有了新的定位。这就是当她的小叔子武松景阳岗打虎成名之后,她首先选择了这位后来成为梁山好汉的打虎英雄。潘金莲选择勾引武松始于一个雪花纷飞的冬天,武大出门卖炊饼不在家,已经当上捕快都头的武松去衙门里点名完毕,提早回到家里,一进门发现潘金莲早升起了火,准备好了酒菜。《水浒传》和金瓶梅》大概都有这样的一段描写:那妇人早令迎儿把前门上了闩,后门也关了。却搬些煮熟菜蔬入房里来,摆在桌子上。武松问道:”哥哥哪里去了?”妇人道:”你哥哥出去买卖未回,我和叔叔自吃三杯。”武松道:”一发等哥来家吃也不迟。”

妇人道:”哪里等的他!”说犹未了,只见迎儿小女早暖了一注酒来。

武松道:”又教嫂嫂费心。”

妇人也掇一条凳子,近火边坐了。桌上摆着杯盘,妇人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武松道:”叔叔满饮此杯。”武松接过酒去,一饮而尽。那妇人又筛一杯酒来,说道:”天气寒冷,叔叔饮过成双的盏儿。”武松道:”嫂嫂自请。”接来又一饮而尽。

武松却筛一杯酒,递与妇人。妇人接过酒来呷了,却拿注子再斟酒放在武松面前。那妇人一径将酥胸微露,云鬟半挽,脸上堆下笑来,说道:”我听得人说,叔叔在县前街上养着个唱的,有这话么?”武松道:”嫂嫂休听别人胡说,我武二从来不是这等人。”

妇人道:”我不信!只怕叔叔口头不似心头。” 武松道:”嫂嫂不信时,只问哥哥就是了。”

妇人道:”啊呀,你休说他,哪里晓得甚么?如在醉生梦死一般!他若知道时,不卖炊饼了。叔叔且请杯。

在这里,潘金莲出手就来个欲擒故纵,但却是十分强而有力的勾引艺术的展现。她问武松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女人?这话说来云淡风轻,但却是摆明了要剥去武松的”道德”假面。武松争辩了半天,还要她不信去问武大,正好给了潘金莲机会数落武大一番,表明她看不起武大的意思。这种轻描淡写的挑逗味道,恰像跳脱衣舞一样,从外面往里面一层一层把衣服剥掉的挑逗过程。连筛了三四杯饮过。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哪里按纳得住。

欲心如火,只把闲话来说。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己只把头来低了,却不来兜揽。妇人起身去烫酒。武松自在房内却拿火箸簇火。妇人良久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妇人见他不应,匹手就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

当潘金莲用手去碰触武松肩膀,挑逗的层次再度被拉高─从身外之事跳到身体本身了。潘金莲的肢体碰触绝对是个逾越,但她却用:”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来合理化她的行为。潘金莲在这些方面绝对是聪明而有天份的,人们可以看到,当她顺手夺过火箸,对武松说着:”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这一句听来合情合理,却又直接撩拨武松内在欲火的双关语,虽然多生动、自然,但在武松听来却感到莫名的心惊肉跳,以致他竟然推了这位美女嫂嫂一把。

  潘金莲初次与西门庆相见时未穿内裤?

  潘金莲用叉竿收帘关门,一阵风吹过,手拿不牢,叉竿滑落,不偏不正打在正从帘下经过的西门庆头上。打了人,便得赔礼道歉,潘金莲“便慌忙陪笑”。或下意识使然,或觉得这一巧合滑稽搞笑,或闲坐闺阁无聊中意欲挑逗取笑一番被自己打中的主儿,潘金莲“把眼看那人”。这一看,西门庆潇洒浪漫风流倜倘的外表,让潘金莲舍不得了,眼睛收不回了,把西门庆从头到脚打量了个够,“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顷刻之间,眼被迷住了,心被打动了,潘金莲秋波暗送,“从帘子下丢与奴个眼色儿”,把那一见钟情满腹惊喜全寄托在了这一“眼色”中。色”中。

  西门庆是清河县一破落户财主,在县门前开生药铺,“近来发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按西门庆个性和平时为人处事作风,现在被叉竿打了头,这还了得,不闹个人仰马翻满城风雨没的完,甚而谩骂殴打出人命,也未可知。然而,“立住了脚。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见了,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早已钻入爪洼国去了,变颜笑吟吟脸儿”。

  那么,西门庆究竟看到了什么,在转瞬之间便浑身酥软神魂颠倒?

  潘金莲妖娆的面貌、魔鬼般的身段自不待说,鬟、眉、眼、口、鼻、腮、脸、身、手、腰、脐肚、脚、胸、腿,再加其穿戴化妆,看在西门庆眼中,无一处不标致,无一处不风流。但西门庆经历的女人多了,什么女人没见过,结发老婆死后,又娶了千金小姐吴月娘,还与勾栏里唱曲儿的妓女李娇儿打得火热,同时霸占着私娼卓二姐。可此刻为何直对潘金莲如此着迷上瘾?除西门庆本性风流,“专一飘风戏月,调占良人妇女”外,其实另有原因。

  “行坐处风吹裙袴”,“更有一件紧揪揪红绉绉白鲜鲜黑裀裀,正不知是甚么东西”。原来,风儿吹起站在楼上的潘金莲的裙袴,楼下的西门庆清清楚楚看到了潘金莲的阴部。

人们是无法想象,潘金莲是如何在别人的歧视目光下,走进武大郎的花烛之夜的新婚洞房的?又是如何在拜过天地、成为夫妻之后的一个个漫漫长夜备受煎熬的?尽管潘金莲出身于一个身份低微的使女,不怕吃苦,不怕受累,但她毕竟是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过正常女人的生活。于是,她选择了红杏出墙,也选择了她悲剧的人生。

潘金莲自打在《水浒传》和《金瓶梅》中成名之后,就一直成为中国文化的热点人物,以致如今家喻户晓,无人不知。虽然数百年来,她一直被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美艳、放荡、悲哀三位一体女人的典型!但是,也有不少人同情她的遭遇,羡慕她追求自.由、反抗旧伦理的勇气。其实,潘金莲首先是一个美女,然后才成为荡妇的。那么,潘金莲到底有多美,竟让男人不顾死活拼上性命也要追求与她一度春风呢?这还要从潘金莲的身世和际遇说起。

自小命运堪怜的潘金莲,七八岁就被卖到清和县的张大户家做使女。岂料长大之后,穷人家的女儿偏偏生有一身姿色,肌肤胜雪,妩媚生香。谁想羊肉落在色狼的嘴边,好色的张大户自然不肯放过她。可怜潘金莲此时正是个怀春的姑娘,虽然也有梦想,但她中意的情郎,显然并不是张大户这样的人。潘金莲无疑又是一个聪明的女子,知道好女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她便在悄悄地答应了张大户之后,却又偷偷帝告诉主人婆,适时拿奸……就这样张大户狐狸没逮着,反惹了一身骚。于是,他想出一个报复女人最恶毒的法子,救是倒赔嫁妆,把潘金莲白送给武大郎。从此,揭开了潘金莲从美女到荡妇悲剧人生的序幕。

武大郎何许人也?为何让张大户如此慷慨大度?原来武大郎是个丑陋的侏儒,人称三寸丁谷树皮,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如果只是这样也罢了,关键的是武大郎没有性能力,连“爱情”一下的能力都没有,既不能满足潘金莲的肉体,也不能满足她的精神,更不能保护貌美如花的妻子,致使潘金莲常常受到无赖的戏弄,不但无情侮辱了潘金莲的肉体,也彻底摧垮了她的心灵。

  潘金莲没穿内裤。

  以至潘金莲道歉请他不要见怪时,西门庆“把腰曲着地”,还在偷窥乍泻的春光;以至卖茶的王婆玩笑说打的正好时,西门庆反倒笑着说“倒是我的不是,一时冲撞,娘子休怪”,完全揽责任于自身;以至潘金莲再次请他不要见责时,西门庆却站立行礼,两手抱拳作揖说“小人不敢”; 以至“那一双积年招花惹草惯觑风情的贼眼,不离这妇人身上,临去也回头了七八回,方一直摇摇摆摆,遮着扇儿去了”; 以至“自从帘下见了那妇人一面,到家寻思道:‘好一个雌儿!怎能勾得手?’”

  其实,潘金莲穿没穿内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潘金莲在遭武松拒绝,自尊受到伤害,感情出现真空的状态下,自我将如何调节。而就在这当口,西门庆出现了。“‘倒不知此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他若没我情意时,临去也不回头七八遍了。不想这段姻缘,却在他身上!’却在帘下眼巴巴的看不见那人,方才收了帘子,关上大门,归房去了。”

  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许是命中注定,潘金莲的内心揣测正合西门庆之意,俩人顿时撞出一团爱与情、性与欲、灵与肉的绚丽而妖冶的火花。

  潘金莲与西门庆的第一次相遇,完全是一种戏剧性的巧合;而潘金莲没穿内裤,又加剧了俩人的戏剧性发展。

  潘金莲用叉竿收帘关门,一阵风吹过,手拿不牢,叉竿滑落,不偏不正打在正从帘下经过的西门庆头上。打了人,便得赔礼道歉,潘金莲“便慌忙陪笑”。或下意识使然,或觉得这一巧合滑稽搞笑,或闲坐闺阁无聊中意欲挑逗取笑一番被自己打中的主儿,潘金莲“把眼看那人”。这一看,西门庆潇洒浪漫风流倜倘的外表,让潘金莲舍不得了,眼睛收不回了,把西门庆从头到脚打量了个够,“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顷刻之间,眼被迷住了,心被打动了,潘金莲秋波暗送,“从帘子下丢与奴个眼色儿”,把那一见钟情满腹惊喜全寄托在了这一“眼色”中。色”中。

初时余氏甚是抬举二人,后日不料白玉莲死了,只落下金莲一人,长成一十八岁,出落的脸衬桃花,眉湾新月。张大户每要收用他,只怕主家婆厉害,不得手。一日,主家婆邻家赴宴,不在。大户暗把金莲唤至房中,遂收用了。后来主家婆知道后,与大户攘骂了数日,将金莲甚是苦打。大户知不容此女,欲赌气倒赔房奁,要寻嫁得一个相应的人家。大户家下人都说武大郎忠厚,见无妻小,又住着宅内房儿,堪可与他。于是潘金莲就成了武大郎的老婆。

是谁夺走了美女潘金莲的第一次?

潘金莲,几百年来,她一直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堪妖艳、淫荡、狠毒的典型。在中国道德观念中,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这就是潘金莲。兰陵笑笑生,更是浓墨重彩。至后,极度演绎而活在戏剧舞台文学作品中,成为茶余饭后的坏女人样板。在《金瓶梅》中,其经历、性格、生活等得到了多方面的重要的充实,从而塑造成一个美丽风流、心狠手辣、搬弄是非、淫欲无度的女人。

潘金莲是清河县里一个大户人家的使女,娘家姓潘,小名唤做金莲,二十余岁,颇有些姿色。因为那个大户要缠她,潘金莲去告诉主家婆,意思是不肯依从。后来主家婆知道后,与大户攘骂了数日,将潘金莲甚是苦打。大户知不容此女,欲赌气倒赔房奁,要寻嫁得一个相应的人家。大户家下人都说武大忠厚,见无妻小,又住着宅内房儿,堪可与他。于是潘金莲就成了武大的老婆。

在《金瓶梅》中,潘金莲在嫁给武大郎之前,即已将处子之身给了当地的一个财主张大户。事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张大户家有万贯家财,百间房产,年约六旬之上,身边寸男尺女皆无。主家婆余氏,主家甚严,房中亦无清秀侍女。一日,张大户拍胸叹了一口气。余氏问:“你田产丰盛,资财充足,闲中何故叹气?”大户道:“我许大年纪,又无儿女,虽有家财,终何大用!”余氏道:“既然如此说,我叫媒人替你买两个使女,早晚习学弹唱,服侍你便了。”大户心中大喜,谢了余氏。过几时,余氏果然叫媒人来,与大户买了两个使女,一个叫潘金莲,一个叫白玉莲。

  西门庆是清河县一破落户财主,在县门前开生药铺,“近来发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按西门庆个性和平时为人处事作风,现在被叉竿打了头,这还了得,不闹个人仰马翻满城风雨没的完,甚而谩骂殴打出人命,也未可知。然而,“立住了脚。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见了,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早已钻入爪洼国去了,变颜笑吟吟脸儿”。

  那么,西门庆究竟看到了什么,在转瞬之间便浑身酥软神魂颠倒?

  潘金莲妖娆的面貌、魔鬼般的身段自不待说,鬟、眉、眼、口、鼻、腮、脸、身、手、腰、脐肚、脚、胸、腿,再加其穿戴化妆,看在西门庆眼中,无一处不标致,无一处不风流。但西门庆经历的女人多了,什么女人没见过,结发老婆死后,又娶了千金小姐吴月娘,还与勾栏里唱曲儿的妓女李娇儿打得火热,同时霸占着私娼卓二姐。可此刻为何直对潘金莲如此着迷上瘾?除西门庆本性风流,“专一飘风戏月,调占良人妇女”外,其实另有原因。

  “行坐处风吹裙袴”,“更有一件紧揪揪红绉绉白鲜鲜黑裀裀,正不知是甚么东西”。原来,风儿吹起站在楼上的潘金莲的裙袴,楼下的西门庆清清楚楚看到了潘金莲的阴部。

  潘金莲没穿内裤。

  以至潘金莲道歉请他不要见怪时,西门庆“把腰曲着地”,还在偷窥乍泻的春光;以至卖茶的王婆玩笑说打的正好时,西门庆反倒笑着说“倒是我的不是,一时冲撞,娘子休怪”,完全揽责任于自身;以至潘金莲再次请他不要见责时,西门庆却站立行礼,两手抱拳作揖说“小人不敢”; 以至“那一双积年招花惹草惯觑风情的贼眼,不离这妇人身上,临去也回头了七八回,方一直摇摇摆摆,遮着扇儿去了”; 以至“自从帘下见了那妇人一面,到家寻思道:‘好一个雌儿!怎能勾得手?’”

  其实,潘金莲穿没穿内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潘金莲在遭武松拒绝,自尊受到伤害,感情出现真空的状态下,自我将如何调节。而就在这当口,西门庆出现了。“‘倒不知此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他若没我情意时,临去也不回头七八遍了。不想这段姻缘,却在他身上!’却在帘下眼巴巴的看不见那人,方才收了帘子,关上大门,归房去了。”

  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许是命中注定,潘金莲的内心揣测正合西门庆之意,俩人顿时撞出一团爱与情、性与欲、灵与肉的绚丽而妖冶的火花。

(提示:本文引用自贴囧网,如不慎引用,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并致以歉意!)

本文阅读

今日养生创业汽车科技星座猎奇野史搞笑娱乐视频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